欢迎访问《小学教学参考》杂志社官方网站。
当前位置首页 > 往期目录
小学语文教学如何传承与理解优秀文化 ——以统编版二年级教材为例
《小学教学参考》杂志社官方投稿邮箱:xxjxckbjb@163.com
统编版二年级语文教材;优秀文化;传承与理解

 小学语文教学如何传承与理解优秀文化

——以统编版二年级教材为例

林国艺

(漳浦县杜浔中心学校,福建省漳州市,363215)

摘要:以统编版二年级语文教材为例,阐述如何以文化人,根据汉字特点,彰显汉字文化;搭建支架,领悟故事蕴含的道理;课外阅读课程化,传承与理解优秀文化,从而发展与提升学生的语文核心素养。

关键词:统编版二年级语文教材;优秀文化;传承与理解

语文教学必须以“语文”的方式育人、以“语文”的方式传承与理解文化。换言之,语文课程实施必须用“语文”的方式,培育语文核心素养,注重“语言建构与运用”“思维发展与提升”“文化传承与理解”“审美鉴赏与创造”等方面的教学。那么,“优秀文化”怎样在小学语文教学如何传承与理解呢?

1、彰显汉字独特美

汉字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根本,是中华文化绵延不绝的重要因素。汉字的独特之处在于,世界上所有的文字中,只有汉字最像人,而且是一个有文化的人。汉字能“化”人,具有教育、教化功能。因此,汉字既是文化的载体,又是文化本身。识汉字要根据汉字特点,体现汉字文化,彰显汉字独特的美。

例如,《田家四季歌》,要求会认会写的字大多与农事有关。教学识字时,要把“农耕文化”彰显出来。如生字“季”(既要求会认也要求会写的字),教学不再只是“加一加”(如“禾+子”或“李+丿”),或“换一换”(如把“李”的“木”换成“禾”)等识外国文字的机械方法。科学而有文化的教(学)法是,不仅要扩充词汇,如“四季、春季、夏季、秋季、冬季、季节”等,还要了解“季”之所以由“禾子”构成的“文化内涵”。可以呈现“季”的原始字形,让学生观察,上半部像禾苗的形状,下半部像小孩的形状,合起来表示“幼小的孩子”(“季,少称也”,故有伯、仲、叔、季的排行,冠军、亚军、季军的级别),又表示“幼小的禾苗”,引申为季节、一年四季(“农历”以禾苗生长、成熟为序划分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),与农事紧密相关。这样教与学,不仅记得住、用得好,而且有趣味、有文化。

2、领悟故事支架式

故事类文本在二年级教材中占八成左右,包括传说故事、民间故事、历史故事、童话故事、寓言故事等。文化蕴含在故事中,“道”也蕴含在故事中。讲故事既是重要的语言学习方式,又是传承与理解文化的重要方式,也是语文的传道方式。在文字产生之前,神话故事、民间故事等,都是以讲来传承与理解的。因此,统编版教材从二年级开始,将讲故事(或称复述)列为“语文要素”,编入课后练习,成为教学目标并且系列化。即二年级开始练习复述,三年级详细复述,四年级简练复述,五年级创造性复述,六年级练习写梗概。

二年级讲故事,教材编者提供一种讲故事的“支架”。如《小蝌蚪找妈妈》:小蝌蚪是怎样长成青蛙的?按顺序把下面的图片连起来,再讲一讲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。《小马过河》:试着用下面的词语,讲讲这个故事。《蜘蛛开店》:根据示意图讲一讲这个故事。《青蛙卖泥塘》:分角色演一演这个故事(演故事,以讲故事为基础)。《小毛虫》:画出相关词句,借助提示讲讲这个故事。这是教材明确要求“讲一讲”的一部分故事。还有22个故事,以及“我爱阅读”栏目中的9个故事(童话故事《企鹅寄冰》《称赞》《笋芽儿》《小柳树和小枣树》《好天气和坏天气》、英雄故事《王二小》、寓言故事《刻舟求剑》、民间故事《鲁班造锯》《月亮姑娘做衣裳》),虽然没有明确要求“讲一讲”,但是讲这些故事是必然的教学目标,必须扎扎实实地训练。因为讲故事,一方面是语言积累、理解和内化的过程,一方面又是文化传承、道德习染的过程。

1.1评价能力

是引导学生以对高层次的问题的思考和讨论为“传道”方式。如《玲玲的画》:你同意爸爸“只要肯动脑筋,坏事也能变成好事”的观点吗?《小马过河》:“你同意下面的说法吗?说说你的理由。‘河水既不像老牛说的那样浅,也不像松鼠说的那样深,所以老牛和松鼠对小马撒谎了。’‘小马向很多人请教,是对的。’‘别人的经验不一定可靠,得自己去尝试。’‘什么事都要自己尝试,别人的话不可信。’”《企鹅寄冰》:请你帮企鹅和狮子大王解释“冰”变成“水”“水”变成“冰”是怎么回事,等等。学生有理有据的评价、清楚明白的解释,就是“传道”,语文式的熏陶感染在潜移默化中实现。

1.2情绪表现

是在讲故事的过程中,恰当地运用声音、表情、体态语等,表现主人公的喜怒哀乐,情节的跌宕起伏,环境的舒缓紧张等。讲故事者的爱憎喜怒,价值观念,在讲故事中自然流露,同时又影响、感染听故事者,如此实现语言建构与运用、思维发展与提升、文化传承与理解和审美鉴赏与创造的有机统一。

3、课外阅读课程化

“课外阅读课程化”是统编版教材的重要理念。这一理念的具体化,是编排一些特殊的栏目,如“和大人一起读”“快乐读书吧”(一年级);“我爱阅读”“快乐读书吧”(二年级);“快乐读书吧”“阅读链接”以及阅读策略训练单元(三到六年级),等等。二年级“快乐读书吧”,要求“读读童话故事”。在“培训样书”中,还只是推荐阅读一本书,即任溶溶的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。到正式审定的教材(“教育部审定2017”)就“升级”为四本书,即《神笔马良》《七色花》《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》《愿望的实现》,并明确阅读策略(也是阅读要求):“看书的时候,要学会看目录。目录告诉我们书里主要写了什么,要读的内容从哪一页开始。”由推荐读一本到读四本,足见教材编者对“读书为要”的急切程度。

阅读是能够传承与理解文化,有策略、有思考地阅读优秀作品,是传承与理解优秀文化之根本。不仅如此,还要动口说(编)、动笔写,说出(写下思考、说出(写下)想象、说出(写下)快乐的生活。

总而言之,按照统编教科书的编排理念、体系和内容,教学生语言学习、阅读思考、表达交流,是在发展与提升语文素养,传承与理解文化,完善新时代少年儿童的集体人格的有效方式。

参考文献:

[1]孙绍振. 文学解读基础·孙绍振课堂讲演录[M].福州:福建教育出版社,201732.

[2]余秋雨. 中华文化读本(第五卷文化之贞)[M. 北京:中华书局,2016212.

 

Copyright © 2014-2017 版权所有 -《小学教学参考》杂志社 - 技术支持:知网空间
投稿邮箱:xxjxckbjb@163.com